首页 »

“史上最严党纪”的六大关键词

2019/9/12 16:51:28

“史上最严党纪”的六大关键词

 

近日,中共中央发布了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两者同时重大修订,引起热议。

 

而就在今天,人民日报刊登王岐山署名文章,题为《坚持高标准 守住底线 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制度创新》,足以见得中央对于新准则和新条例的重视。

 

文章说明了本次修订的缘由:“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重要任务。”

 

文章还阐明了修订的目的:“全面从严治党,就是要围绕加强党的领导这个根本,解决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的问题,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坚强领导核心。”

 

文章特别强调:“廉洁自律准则是执政党的道德宣示和行动的高标准,党纪处分条例是管党治党的尺子和党员的行为底线。学习贯彻《准则》和《条例》是各级党委(党组)、广大党员和领导干部的共同责任。执行《准则》和《条例》,决不能只是墙上挂挂、嘴上说说,必须一把尺子量到底、一寸不让。”

 

网友民众对此也给予了重点关注,六大关键词勾勒出他们对本次党纪修订的直观认知。

 

关键词一:史上最严党纪

 

面对媒体的解读,民众第一反应就是:“修订后的党纪更严了吗?”

 

有人觉得,尽管《条例》、《准则》修订幅度均超80%,但前者由178条规定变为133条,篇幅也由2.4万字缩减为1.7万字;后者则由先前的3600余字,修订为8条共计309字,篇幅一下子少了90%以上。要求减了、条文少了,怎么能说“更严”呢?

 

中纪委特约监察员、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解释说:“现行党纪处分条例最大问题是纪法不分,此次修订删除了70余条与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法规重复的内容,修订后的党纪最大特点就是纪法分开,纪在法前,纪严于法。”

 

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表示:“此次修订落实了从严治党、党要管党的要求,强化违纪查处,为党纪‘加码’,在法律之前为党员划定纪律底线,从小错抓起,不让党纪严于国法沦为空话。”

 

而之所以说“最全、最严”,与修订后的《条例》为党员明确开列“负面清单”有很大关系。针对以后哪些事党员干部不能干,如果干了会受到什么党纪处分,这些“负面清单”不仅围绕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6大类明确标示出来,而且也给出具体处理办法。

 

关键词二:妄议中央

 

不久前的10月19日,河北省委先后召开了常委扩大会议和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会议提出坚决与周本顺划清界线,“必须对党绝对忠诚,决不能阳奉阴违、妄议中央”。此话本来引得不少批评,没想到新条例此番将“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列入了违反政治纪律“负面清单”。

 

不少网友像复旦大学教授、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谈峥一样有些不解:“我不是党员,但我好奇啥叫妄议?是只要议论了就是妄议?还是表达了不同意见就是妄议?”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正如@老辣陈香 所言:“妄议一词,不难理解;不必抬杠,不必纠结。党须纪律,有规有戒;自由无度,危将自灭。”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不得妄议中央是给党员定的规矩,不是人大给公民定的法律,不属禁止性法律规范,对公民无效。”自媒体人唐源也表示:“妄议是指没有根据的瞎说乱说,与禁止言论毫无关系。这并不是剥夺党员的建议权,相反只是让他们为自己言论负责。妄议中央被禁因‘妄’而非‘议’。”

 

《环球时报》认为,对此应该“坚决管,准确管”。《新疆青年网》的评论文章《切莫断章取义,“妄议”政治纪律》也呼吁大家:“不应断章取义,刻意回避‘妄’这一个字,《条例》并非限制共产党员的言论自由,不是堵塞言论,不允许‘畅议’,也并非是要培养一批惟党的命令是从的‘跟班’。”

 

关键词三:禁炒股票

 

细心的网友发现,在《条例》第八章,对违反廉洁纪律行为的处分下,第八十八条是违反有关规定从事营利活动,其中第三款就直指“买卖股票或者进行其他证券投资的”行为。于是又有人感慨:“党员禁止炒股了”?

 

立马有基层公务员吐槽:“严格没关系,甚至对基层公务员利大于弊。可禁止买卖股票或者进行其他证券投资,也就是说我们基层公务员把自己多余的工资去进行合理投资都不允许了?还是说仅仅为了规避公务员上班炒股票来个一刀切?”

 

东吴基金研究策划部总经理@陈宪 的观点有些道理:“我认为这实在是错谬误读。依我之见,准确解读应当是‘党员不准违反有关规定,买卖股票等证券’。何谓‘有关规定’?我理解公司法、证券法等就是‘有关规定’。总之党员可以炒股但应守法。”

 

纵观网友微博评论留言,大家渐成共识,认为“党员禁止炒股票”是过度解读,忽略了“有关规定”的前提。那么紧接着的问题就是,“有关规定”是什么?由谁来界定?也有网友表示,此举将有利于营造公平稳定的股市氛围,未尝不可期待。

 

关键词四:计划生育

 

在1997年印发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试行)》中,就有明确的条文规定党员践行计划生育政策。而新版《条例》中,已经没有违反计划生育处分的相关内容,“计划生育”字眼已经正式从最严党纪中废止。网友不禁猜想:“党员干部与计划生育松绑,那是否意味着全面放开二胎已经不远了呢”?

 

人口学者易富贤在其微博中表示,这一修改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他预测:“即将召开的中共中央十八届五中全会必将是一次历史意义深远的大会,人口政策必将有重大调整,对调整的步伐还难以预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步伐必将是非常坚定而有力,尤其是方向正确。”

 

《澎湃新闻》则援引了另一种专家观点——删除违反计划生育条款并不意味着生育政策面临重大调整,而是“法纪分开,纪严于法”的具体表现。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党纪与计划生育政策是两个层次的问题,对于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行为已经有了相关法律法规约束,就没有必要在处分条例中重复。”

 

这一说法,也印证了王岐山所说的“凡是国家法律已有的内容,就不再重复规定”。

 

关键词五:团团伙伙

 

另外引起关注的,是新条例组织纪律“负面清单”中的两条新规:

 

一是“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私人势力或者通过搞利益交换、为自己营造声势等活动捞取政治资本的,给予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二是“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微信公众号“政知局”推送文章称:这项规定其实就是杜绝“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私人势力或者通过搞利益交换、为自己营造声势等活动捞取政治资本”。周永康、令计划等有关他们的团团伙伙、“非组织政治活动”就是典型代表。

 

新华社曾公开定性过三大帮派,即:“石油帮”、 “山西帮”和“秘书帮”。比如“石油帮”的代表有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组副书记蒋洁敏,蒋洁敏因此成为十八大后第一个落马的中央委员。此外还有冉新权、王永春、李华林、王道富,他们都曾在石油系统内担任高管职务。“山西帮”代表令计划、令政策、申维辰。2014年的山西反腐还出现了一个新词“塌方式腐败”。

 

《新京报》梳理发现:2013年和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两次在不同场合表示,党的干部来自五湖四海,不能借着老乡会、同学会、战友会等场合,搞小圈子、拉帮结派、称兄道弟,“宗派主义必须处理,山头主义必须铲除”。

 

今年1月,中纪委研究室理论研究处处长苏静做客中纪委官网时也曾表示,“有些干部聚在一起搞同乡会、同学会,黄埔一二三期这么论,看似漫无目的,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结交情谊,将来好相互提携”。

 

正如王岐山在文中所说,增加这些条款是为了“突出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确保中央政令畅通和党的集中统一”。

 

关键词六:不正当性行为

 

新版党纪处分条例删除“通奸”和“包养情妇”等提法,也让不少人困惑。

 

其实,回到修订后的法规文本,即可一目了然。原《条例》中的“通奸”的字眼在新《条例》中被删除,与之相关的新条文,一个是在违反廉洁自律一章中第103条“搞权色交易或者给予财物搞钱色交易”的规定,另一个是在违反生活纪律一章中的“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行为,造成不良后果”。

 

可见,相关问题仍然在党纪的管辖范围之内。中央党校党史部主任谢春涛说,关于“通奸”“包养情妇(夫)”的提法在新条例中被删除,范围扩大到“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是让纪律处分的面更宽更严。“有些不正当性行为可能只是道德问题,不违法,以前太具体反而容易有遗漏,让一些人钻了空子。修改后把软约束变成硬要求。”

 

正如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所言:虽然明确性的词语少了,但约束行为的外延扩展了。这就是“纪严于法”的体现。

 


新修订的准则和条例引发民众讨论热议,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民众对当前包括反腐在内的“新常态”能否常态化的一种热切期待。而把从严治党的实践成果转化为道德和纪律要求,则实现了党内法规建设的与时俱进。

 

看来,全面从严治党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王岐山的声音振聋发聩:“制度的生命在于执行,执行制度最终靠人。离开了历史责任,没有忠诚干净担当,再好的制度也形同虚设。《准则》和《条例》既是对党的各级组织的有力约束,也是全体党员的基本遵循。学习贯彻《准则》和《条例》是各级党委(党组)、广大党员和领导干部的共同责任,必须全党一起抓、全党一体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