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近他们】舞者朱洁静:人红了,初心不能变

2019/11/9 2:43:37

【走近他们】舞者朱洁静:人红了,初心不能变

 

“你看这个地方,腰要弓起来,头埋下去,这样观众看起来才对。”外面下着大雨,上海歌舞团排练厅里闷闷的,有点潮湿,朱洁静和她的舞伴在这里已经练了一个上午了。旋转、托举、翻身,几组大动作下来,清瘦轻盈的她也喘着粗气。练完了坐定下来,朱洁静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同事帮她买了两个茶叶蛋,就算早午饭一块儿解决了。

 

这是舞蹈演员朱洁静最平常的一天。或者说,一年中的很多天,她都是这样过来的。无论是以前在舞蹈学校,还是参加东方卫视《舞林争霸》节目一举成名后。“一两天不练,就好像有负罪感。”朱洁静说。

 

 

公平地讲,即便在严格甄选的舞蹈演员里,朱洁静的条件也是极为出挑的。1.72米的身高,纤瘦却有力的身板,瓜子脸,明眸善睐。9岁时她被选拔到上海市舞蹈学校,从此走上了专业舞蹈的道路。毕业后她进入上海歌舞团,很快崭露头角,先后在多部舞剧中担纲主演。

 

如果没有2013年参加《舞林争霸》的经历,可能朱洁静的名字很难为大众所知。“舞蹈毕竟是个非常小众的艺术门类,别说影视剧,就算跟话剧、京剧也不能比。”朱洁静说。她瘦削的身体里始终藏着一股志气,想让更多的人了解舞蹈、接近舞蹈。在电视节目中出名后,朱洁静开始有了大规模的粉丝。上海歌舞团顺势推出了新的舞剧《朱鹮》,朱洁静成为主角当仁不让的人选。

 

很少有一部原创舞剧能像《朱鹮》这样到处引起轰动,朱洁静四肢瘦长,气质清雅,与朱鹮这种珍稀高贵的鸟类形似神似。“恰好,我们又都姓朱。”她笑说。演到哪里,《朱鹮》的票都是一抢而空,有些行程没有安排到的城市,朱洁静不得不在微博上安抚粉丝“以后会来”。她尝到了“红”的滋味。

 

 

人“红”了,心却不能变,出名让朱洁静更谨慎、更严于律己。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演出,仍是她生活中不变的主题。一年365天,除了春节能放十天假,其他时候朱洁静几乎都泡在练功房里。上午集训课,下午日常排练,晚上要加练。出国演出,基本只能在朋友圈的地理位置显示中才能找到“出国”的感觉,“其实只是换个排练厅、换个舞台而已。”出名了,有话剧和影视剧邀约,“这个角色真的非常适合你!”朱洁静思前想后,还是推掉了。“一方面觉得自己还是掌控不了,另一方面,也觉得即使要拍戏,也应该等一部专门为舞蹈演员写的戏。

 

朱洁静常常用”初心“来鞭策自己。她形容自己小时候是”一根筋“地跳舞,以至于旁人奇怪“你是不是傻?”。时至今日,这样的状态仍在她的身上。《朱鹮》已经演过了100场,“但我每次上台都超紧张,每场演出对我来说都是第一场。”朱洁静在后台,化好妆,默默等待。对舞蹈的热爱、对舞台的敬畏,从9岁到现在从未改变。“跳舞的人最怕‘油’掉,我不想这样,我要打赢这一场场与自己的战争。”

 

 

艺术上朱洁静较劲执拗,生活中却随性爽气。比如,早上起来她经常忘记吃早饭,有时甚至一天都想不起来要吃饭。“知道对身体不好呀,但就觉得练了一半,停下来去吃饭,还要消食,实在有点浪费时间。”有人来排练厅采访,她拿出一个瑜伽垫,与记者一人盘腿坐一头,“这样最舒服了。”朱洁静笑称自己“除了舞蹈什么都不会”,母亲心疼她,常常做一桌菜带来给她吃,结果事情一多,她只能发个消息过去:妈,今天的菜你们自己留着吃掉吧!

 

简单的生活保持至今,但有一点不得不变了。朱洁静这两年开始担任上海舞协副主席、上海歌舞团总监助理、上海歌舞团首席演员,头衔背后是变得复杂的工作内容。她要像自己当年的老师那样,带着团里的弟弟妹妹们去到各地演出;还要出席不少社会活动。更重要的是,她也已经走到了30岁,这个舞蹈演员职业生涯的分水岭。

 

 

“当然希望能一直跳下去,国外的女演员黄金年龄在30-35岁,有的能跳到40岁以后。”朱洁静说,“但我也要为未来作好准备,才能更好地继续留在舞蹈事业里。”她的偶像是杨丽萍,不仅仅因为她是位杰出的舞蹈艺术家,更因为杨丽萍有一种神奇的引力。“她能把所有的能量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吸引到舞蹈这个行业中。”朱洁静也希望能走这样的路,不遗余力地普及推广舞蹈艺术。

 

所以,也许下一次亮相,我们会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朱洁静。她已经酝酿了一出自编自导自演的舞剧,今后在“舞蹈演员”、“青年舞蹈家”的身份之外,她还将是一位舞剧的制作人。“舞剧的排练周期长、制作难度高,感觉现在自己慢慢开始有这个能力了。争取一步一个脚印,为将来作好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