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钻工地、跑震区,他花20年收集了3万多块古砖

2019/10/24 3:26:06

钻工地、跑震区,他花20年收集了3万多块古砖

朱明歧的朋友们都知道,要是找不到朱明歧,手机也打不通了,那他多半是又钻到了哪个建筑工地现场,或是跑到了荒郊僻壤的农村里,和施工队、村民们商量,要把地下挖掘来的、墙面剥落露出来的古砖买下。

 


  
 

朱明歧告诉记者,他经常碰到这样的局面:他在前面付钱买古砖,后面村民们窃笑着议论:看,不知道从哪儿跑来这个傻子,连碎砖都要。亲戚也质疑,这东西阴气重,收藏它干什么?但在朱明歧眼中,一块块古砖都是无价之宝:“我就不明白,它上面明明刻画着清晰的文字和精美的图案,凭什么把这样的好东西当垃圾扔掉?”
  
 

上海嘉定人朱明歧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专门收藏和研究古砖的民间学者,号称“砖痴”,近20年来收集了3万多块古砖,现在全部存放在位于嘉定老城西面、菊园新区六里科技创业园之中的“明止堂古砖文化研究与保护中心”里。“这些古砖不是属于我的,是属于中华文明的,也是属于每一个中国人的。保存起来,是希望学者能对其进行研究,将古砖背后的历史文化挖掘出来。”
  
 

 
 

用集卡从震区运回古砖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丈高楼起于一砖。中国建筑陶器的烧造和使用,最早可以追溯到商代早期。秦汉时期,产生了极富特色的画像砖和各种纹饰瓦当,有“秦砖汉瓦”之称。

 

古砖,尤其因为烧造成的文字图案而具有价值。他们曾经的主人,或者留下了年份、岁时,或者记叙了个人生平、家国兴衰,或者描述了农耕、宴乐、祭祀等社会生活。古砖是中国传统金石学内一个极具特色的文物品类,很早就受到金石学家的关注。“通过砖的形质规格,可以看出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建筑样式,所以古砖本身就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另外,砖上雕刻的文字或者塑像,记录了年份、事件、祈愿,提供了史料不能完全提供的信息,让我们了解当时的生活生产状态,是非常珍贵的。”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韩昇说。
  
 

朱明歧与古砖结缘,是因为他有收藏古籍的爱好,古籍中有一部分便是金石学领域涉及古砖的内容。“我在阅读古籍时,特别喜欢古人摹刻的金石器物图,不知不觉就将这些内容印在了脑海中。上世纪90年代经常下乡,在浙江安吉看到了几块古砖,竟与我所藏古籍中的图案一模一样,惊喜万分,从此走上了收藏古砖之路。”朱明歧告诉记者。
  
 

为了收集古砖,朱明歧经常灰头土脸地在偏远农村和建筑工地转悠,从各种可能的途径打听古砖的消息。2013年4月,四川雅安发生地震,当地农民用汉砖建造的老房子坍塌了不少。“救人肯定最重要,但这些古砖要是没人管,肯定就直接被敲碎埋地里了。”朱明歧心疼,当机立断,用集装箱卡车从雅安拉了整整三车古砖回嘉定,每车仅运费就要1.6万元。
  

 

每块字砖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日积月累,朱明歧收集的古砖越来越多。如今,明止堂古砖研究中心的藏砖以字砖为主,还有一部分来自其他各地的画像砖。
  
 

字砖以吉语砖与纪年砖占据绝大多数,吉语砖中有“万岁不败”砖一百余种,集中陈列为一堵万岁吉语墙,又诸如“永开发”、“寿毕金石”、“张氏福堂”、“去苦怒力相思”、“生则异室死则同穴”等,每块砖背后都有一个故事。纪年砖则按年代先后,分别排列在两个厅室里。还有一类是记事砖,如砖上刻着“雍州北地郡灵州县都乡孝义里傅”、“姓何君讳布字子思吴王将校尉居相里立冢於三山小山背面北向山主姓厉”、“印光大师舍利塔铭文”等,以砖证史补史,着实有趣。
  
 

在明止堂大厅之内,还陈列有大型空心画像砖,多为汉晋墓室中出土的珍品。大厅四壁,有难得一见的古砖拓片,有历代于古砖文化集藏研究有贡献的先贤画像,还有朱明歧在古砖采集现场的照片。
  

 

明止堂古砖保护研究基地已成立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看的金石古籍多了,朱明歧便有了辑录历代古砖著录编书的想法。经过数年努力,由朱明歧主编,著名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李学勤为之作序的《古砖荟》一书,日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3月25日在嘉定图书馆举行了首发仪式。

 

《古砖荟》共分砖义、砖制、砖考、砖文、砖咏等章节。该书为宣纸印刷线装书版本,收集了历代前人涉及古砖的文献记述,是对有关古砖收藏、鉴赏和研究文献的首次系统汇集。
  
 

这本书还得到了嘉定区委宣传部文化专项资金的扶持,该书的出版发行也是献给嘉定建县八百年的礼物。嘉定人文底蕴深厚,与古字砖之间更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清代乾嘉学派的代表人物嘉定钱大昕,就是藏砖、研砖的一代大家。如今的“明止堂”,是目前所知的中国数量最多、门类最全、品种最齐的古砖专题馆,其收藏的古字砖涵盖了春秋战国、秦汉两晋、唐宋元明清乃至民国时期的各类罕见精品。
  
 

文物是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资源,是国家文明的“金色名片”,古砖应该得到充分的重视和保护。但由于各种原因,古砖至今没有像青铜器、玉器、陶瓷等文物一样获得充分的关注。为了填补这项空白,3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明止堂古砖保护研究基地”在嘉定揭牌,这或将让沉寂已久的古砖文化成为一门显学,开创古砖研究的新天地。
  
 

“明止堂现有的古砖要进一步保护,目前缺乏必要的技术支撑和基本的投入,专业人才也极为稀少。明止堂的‘古砖大厦’只是打了个地基而已,保护研究基地的成立是件幸事,未来对古砖的保护研究工作,还需要更多人来添砖加瓦。”朱明歧说。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