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雅邻梅葆玖

2019/10/24 2:26:58

雅邻梅葆玖

 

我原来的工作单位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坐落在北京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干面胡同原来居住过不少名人,都已过世。但当时在这条胡同里还居住着一位名人——梅葆玖,而且就住在我们单位对面,隔着一条窄窄的街道。


因为是出版社,平时大家的工作主要是看稿子,所以工作环境非常安静。胡同对面的梅宅是一座略显陈旧的灰色小楼,平时也很安静,只是一周总有两三天会有袅袅戏音传出,那是梅先生在教授学生学戏。一般上课时间都在下午2点以后。


在那些个悠长的午后,乍然而起的吊嗓声将我从昏沉困意中惊醒,我知道我又有好戏听了。有时,听得入迷,我会停下手中改稿子的笔,在那千回百转柔美逶迤的唱腔中愣了神,沉醉其中。原本对京剧不感兴趣的我,也渐渐学会了欣赏京剧。很长一段时间,我就这样,一边看稿糊口,一边免费听戏。有这样一个邻居,何其幸也。

梅葆玖在大型京剧《中国贵妃》的扮相。  金定根 摄 


其实作为近邻,我们不仅聆听他的声音,而且常常在狭小的胡同里与他不期而遇。我记得第一次遇见梅先生的情形。单位对面有一个小餐馆,经营家常菜,老板娘是一个很泼辣的大妈。我们经常去她家打包午饭。听老板娘说,梅先生也经常去她家打包,他喜欢老板娘做的红烧猪蹄,隔三差五去买,他如此嗜爱猪蹄恐怕主要是为了养颜。有一次,我们正在点餐,门帘一掀,进来位气宇不凡的老者,神清气爽,眼波流转却不轻浮,神色中透着儒雅和谦和,那眼神给人印象颇为深刻。我正惊讶着,就听老板娘热情地招呼:“梅老板,还是打猪蹄吗?”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仰慕已久的梅葆玖先生啊。


只听他说:“今天不吃猪蹄了,太油了,来个蹄筋吧。”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点个菜都字正腔圆,却又平和亲切。见我们傻望着他,他见怪不怪,淡淡地却又很有礼貌地看看我们,并没有什么大腕的架子。


后来见得多了,有时他看我们脸熟,打头碰面时会冲我们微微一笑。


一次,老公开着我家的车在建国门桥上等红灯。那时,那种车刚刚进入中国市场,街上还不多见。停在旁边的一辆车摇下车窗,但见梅先生从车里探出头来对我老公打招呼:“哎,哥们儿,您这是什么车?”老公一看,这不是梅葆玖吗?乐了,报上牌子。他竖竖大拇指,说:“不错,在哪儿买的?”老公只来得及告诉他是瑞典车,交通信号灯就转绿了,车流开始又向前奔涌,他也只好缩回头去继续开车。

梅葆玖听唱片。  国家大剧院


过了不多久,我们出版社院子里多了一辆跟我家车同品牌不同款的崭新小车,一问,是对面梅老板新购置的。因为他家没有停车位,以前都停街上,这新车叫人不舍得,我们社长恰恰是梅葆玖超级粉丝,早和他熟识,就请他把车子停在我们院子里了。这样,他每天开车必进出版社院子,我们也就有更多机会一睹其风貌了。


其实后来见得多了,真的也就没把他当名人。他就是一个谦和儒雅的老人,永远是那副淡淡微笑的样子,眼神清秀平和,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人的风采。也许越是底蕴深厚的人,越给人平淡中见神奇的感觉吧。


本文组稿:朱蕊  编辑:伍斌 题图:梅葆玖骑车。 凤凰网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