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幕!经济学家告诉你,菜价背后究竟有什么

2019/9/21 6:15:15

内幕!经济学家告诉你,菜价背后究竟有什么

 

一季度物价数据,最抢眼的恐怕是菜价。而如果能赋予绿叶菜或者果蔬菜以表情的话,它们也一定可以成为网红,因为春节之后直至今日,在这段并不算短的日子里,与上海每个家庭及其日常生活都息息相关的菜价,成了人们的重要“谈资”,主题词很聚焦——一个字“贵”。

 

撇开百姓真实的“口袋感”,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拿到的直观数据可以佐证:以上海市郊每公斤蔬菜批发均价为例,今年1月、2月、3月、4月上旬,分别为3.98元、5.11元、2.92元、2.28元,而去年同期依次为2.61元、2.39元、2.07元、1.77元,增幅分别高达52.5%、113.8%、41.1%、28.8%。

 

 


 

江桥批发市场

 

同样的农副产品价格,不同的经济逻辑

 

联想到之前的“猪坚挺”,有人认为是现在的农副产品普遍进入了一个涨价周期,与前段时期的寒潮、与传导机制的滞后相关,甚至与“蒜你狠”等一小部分的投机炒作也“搭”在了一起。

 

事实上,菜价与猪价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从经济学理论来看,在分析通货膨胀核心因素时,我们往往可以大体归之为两类:“货币因素”和“非货币因素”。而同样是消费品价格,农副产品和工业品不一样,农副产品的价格涨跌绝大多数都是非货币因素,而工业品价格更多的是货币因素,也就是说后者可以通过货币投放的多少来调节。这和土地资本的属性有关,毕竟资源有局限、技术有局限,即使有些农副产品可以通过大棚技术改变“习性”和“周期”,但毕竟非常有限,在大量使用化肥的当下,土地营养价值的更新早已趋于“有条件”。

 

相比之下,同样是农副产品的生猪,因为工业化流水线饲养的成熟,其养殖规模已经可以通过有效投入的追加而明显提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猪肉价格的变化与工业品的变化更相似。所以上海市场近期菜价的大幅上涨,与之前猪肉价格的上涨,在经济逻辑上“并不同理”。

 

至于菜价高企背后的投机因素,农业专家也不认同。一方面,农副产品中像大蒜之类易于存贮的品种毕竟不多,另一方面,如果投资者真有“闲钱”,那么也更倾向于投资于市场风险更小的文化创意类产品。“所以,‘蒜你狠’会有,但有一定偶然性,更多的还是基于供求关系的市场行为,如果集中增加供给,对囤积居奇的‘破局’也会很快。”

 

 


 

上海世鑫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田金弟在挑拣青菜。

 

三种推力的权重之变,倒逼生产方式转型

 

尽管最近几天,菜价开始有所回落,但很多市民还是疑惑,为什么上海市场的菜价一度涨得那么厉害?

 

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石良平教授认为,这是三种“推力”的共同作用,但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其权重的天平已经有了明显变化。

 

首先是基于供求判断的“蛛网式”生产。想象一下蛛网是怎样的形状?生动点说,就是封闭的一个网,一圈又一圈。农产品生产往往就是这样,因为未来市场的需求并不明确,农民生产投入多少,往往是从上个周期的市场供需情况当中作出判断,这里就有“时间差”。农产品也不像工业品,后者是流水线生产,供应量的调节可以比较快,它们的调整周期往往比较长。比如,在正常气候条件下,春节后的蔬菜供应是春节前播种的,而种多少,农户是根据去年春节之后的市场供需“下单”的,因为去年春节之后的市场价格偏低,农户就会作出“需求一般”的判断,种植量就会偏少,供应一少,价格自然就会往上。

 

其次是基于气候因素的不可控力。比如,本来今年的蔬菜种植量相比于去年就少,一旦频发反常天气,供应量又会大幅受损。而今年恰逢全国范围多次寒潮,直接导致蔬菜供应骤降,菜价也就“一涨不可收拾”。

 

再者就是更深层次的供给侧失衡。在石良平看来,这一因素也是目前影响菜价、影响农副产品价格的最重要因素。“对农产品的适度保护,是各个国家的共同准则,美国也不例外,但相比之下,我们的农业生产方式更为落后”,直接表现为我们的农产品生产成本和流通成本更高,这也倒逼着我们传统生产方式的创新转型。

 


 

 

供给侧之问,土地资源如何更有效利用

 

从目前来看,相对于服务业和制造业,我们对于土地资源的投入不仅不足,而且每年都在呈“明显下降”趋势。

 

其实,土地是一种需要长期且大量投入的生产资源,否则就会趋于贫瘠。现在人力成本也高,有机肥料成本也高,谁又愿意多投入呢?而“地”恰恰是要“养”的。

 

“这种现状表明,我们现在的土地使用方式,或者说土地租赁方式需要变革。”石良平表示,变革的方式就是延长租期,让承租方愿意倾其家族之力,对土地资源实施大量投入。

 

据解放日报·上海观客记者了解,在有些欧美国家,土地租赁期限往往长达上百年,最长的甚至达到2000年。“如此一来,农户就有积极性,几代人都会愿意为土地而付出。”

 

另外,流通成本的高企也需要改变。随着互联网消费方式的不断成熟,网购成为一种趋势。借用这种思维,政府职能部门是否可以在压缩“从生产到消费”中间层级的环节上全力推动,实施移动时代的“菜蓝子工程”呢?

 

农民的单打独斗,自然容易被批发商“打败”,但如果是更多农民个体结合的农庄式生产呢?在经济专家看来,在农产品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空间很大。从一个侧面来看,近期菜价问题的凸显,或许也是变革生产方式的重要推动力,值得政府有关部门认真思考。

 


本文图片:茅冠隽 摄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