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杨洁拍《西游记》,不好走的“取经”路

2019/9/21 5:48:59

杨洁拍《西游记》,不好走的“取经”路

4月15日,88岁的女导演杨洁离世。病痛将她带到另一个世界,而她留在这个世界的财富——包括《西游记》在内的众多影视作品将一直伴随我们。

 

作为中国首部神话电视连续剧,如今看上去破绽百出的86版《西游记》特效,在当时却是无比超前,但也意味着困难重重。包括杨洁在内,几乎所有人既没有听说过三维动画,也没有见过威压,甚至连可参考的外国影片都看不到。杨洁坦言:“接受这个任务,感到最难的就是特技,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86版《西游记》主创们发明了自己的“土特技”。比如妖道和孙悟空对打,要在地上打、半空中打,需要用到特技,怎么办?剧组到野外选择了一块大空地,从江苏体育工作大队借了几位跳水运动员以及一张十米大的蹦床。两位运动员穿上孙悟空和妖怪的衣服,在蹦床上表演腾空而起、兵器接触的动作,摄像师仰拍,背后衬着蓝天……

 

光靠“土特技”当然也不行。为了《西游记》,中央电视台特地从美国进口了一台ADO特技机器,用于“蓝幕抠像”。一开始的简单镜头能顺利完成,之后却不断发现问题:把人抠出来后,只要一旋转,人物形象就扁平得像纸片,后来才知道,让人立体起来还要花5万美元购买一个软件,但电视台没舍得买软件。这样的“纸片人”在86版《西游记》里并不少见,观众印象深刻的《三打白骨精》里,几个特技镜头里的人都如纸片似地在旋转,其实并不是剧组“特意”为之。  

 

1984年底,有香港同行参观《西游记》拍摄,给导演杨洁提意见:“你们的特技没有重量感和真实感。”杨洁申请去香港取经,参观了香港无线台拍摄的金庸武侠剧,才明白要吊钢丝。她回来后马上成立武术特技组,用钢丝、滑轮等自己琢磨怎么“吊人”。因为只能用尽量细的钢丝带,就容易断。孙悟空三个师兄弟都因为钢丝断裂而摔伤过。六小龄童更是直接从四五米的高度摔下来,“地上腾起一层灰”,落地时已经昏过去,所幸无大碍。  

 

不仅特技,西天取经之路也不“好走”。《西游记》采用实景拍摄,为了找到符合剧组拍摄的场景,剧组跑遍了20多个省,光选景就跑了好几千公里。当时国内旅游业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九华山、张家界等名胜景地尚未开发,山路奇险无比。拍摄时,主创人员多次遇险。杨洁有次差点从山上跌入悬崖,师徒四人拍摄走过瀑布的场景时也差点滑脚跌落。就连白龙马,也曾多次遭遇跌落沟渠等险情。上山后又常无处餐宿,整个剧组成百上千号人的生活起居更是艰苦,馒头咸菜成了家常便饭。

 

即便如此,剧组还是遭到了许多人的非议,矛头直指总导演杨洁,诸如“国家不该拿这么多的钱让她去游山玩水!”“怎么还跑到泰国、印度去拍了?国内没玩儿够,又跑国外玩儿去了?”1986年,剧组正在绍兴拍戏,忽然来了一个由财政部、广电部和中央电视台三家组成的三人调查组,因为“《西游记》乱花钱、不拍戏、专门游山玩水”的罪名被反映到了中央。调查组跟剧组一同拉钢丝、抬机器,临走时留下的话是:“来了才知道你们是这么辛苦!你们的条件太差了!”随后调查组为剧组争取来一百万的经费,可以购置一台新的摄像设备,给剧组每人一件风雨衣。 

 

资金,正是这个剧组面临的最大问题。为了省钱,包括杨洁在内,剧组的许多人都身兼数职,杨洁除了导演之后,还是制片,甚至编剧。她白天拍摄、晚上看片、做后期、改剧本。演员不够就大家轮流扮上,一个人演四五个妖怪是平常事。因为制作资金紧张,拍摄用的很多物资,搬运的时候都是演员亲自上阵。杨洁说:“我拍一集是90元,猴子、八戒是80元,沙僧是60元,就那么一点报酬。现在我看有导演把上千万、上亿的钱不当回事,来拍出一个算不上上乘的东西,我觉得真心疼。”

 

苦归苦,大家却乐在其中。拍完15集时,杨洁被台里要求停拍,说十五集已经花掉了三百万,预算用光了,不打算继续投钱给《西游记》剧组了。有人建议就此结尾算了,全剧组开始找钱。经历了多次挫折后,制片副主任李鸿昌从铁道部十一工程局找了300万元资金。这点有限的经费让杨洁坚持拍完了25集。也因为经费严重不足,原定的30集剧本中,杨洁忍痛割舍了5集,其中包括“真假孙悟空”、“险渡通天河”等未能如愿拍摄,成为杨洁和剧组的遗憾。

 

就这样一点点死磕,《西游记》足足拍了6年,1982年开机,1983年开始每年春节播放当年拍摄完成的几集。1986年,春节连播11集,1988年春节才正式连播了当时拍摄完成的全部25集。  

但这个剧组所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并没有随着电视剧的开播而结束。86版《西游记》主题曲由许镜清作曲,他将西方电子音乐和传统民乐及管弦乐结合进行一次创作上的尝试。但在思想尚未完全放开的当时,这种创新因早走了一步而而遭到批评。电视剧播出后,《北京日报》和《工人日报》撰文表示反对:“音乐不好,用电声、架子鼓配乐,是对《西游记》的不尊和侮辱,尤其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更是俗不可耐,那个‘啦啦啦’就不对头,不伦不类的……”在各种压力下,央视领导指示《西游记》剧组立刻撤换作曲者,尤其要换掉这首主题歌。远在拍摄现场的杨洁听说后,当即提笔给台领导写了一封信,肯定了许镜清的成绩,还毫不客气地撂下一番狠话:“如果艺术上台里让我负责,那音乐的事就不要过问了。如果不用我负责,那么接下来拍摄、剪辑的事也别来找我了! ”

 

杨洁以一种女性导演少有的胆魄,保住了后来这首唱遍大江南北的《敢问路在何方》。2012年,86版《西游记》开机30周年,杨洁以电视剧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为书名,回忆了拍摄《西游记》的艰苦经历。她说:“我写这本书并不是诉苦。我就是想告诉人们,在那样一个时代里,我们这些人是那样工作的。我忘不了那个时代,那是个以艰苦奋斗作风和无私奉献精神为荣的时代,也是个开创的时代。”

 

有意思的是,杨洁还是广为流传的插曲《女儿情》的词作者。歌词中,“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等词尽显女性的细腻柔美,而“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则充满着创新的勇气和叛逆。

 

杨洁曾说:“拍摄《西游记》只能凭借吃苦耐劳,要以唐僧取经的精神来取完我们的真经。”86版《西游记》至今已播放了3000多次,超过60亿人次观看,相当于每个中国人看了不止4遍。30年的屏霸传奇验证了:杨洁和她的86版《西游记》取到了荧屏的“真经”。

 

这些记录在杨洁《敢问路在何方》的书里的回忆:

 

人人都爱“玉兔精”

 

《天竺收玉兔》那集里的玉兔精李玲玉起先是我在《大众电影》上看到了一张火柴盒大小的照片,觉得她有些洋味儿,长得很甜,就让场记李成儒想方设法帮我找,原来她是东方歌舞团的歌舞演员。

 

李玲玉不仅漂亮,还开朗活泼,很有灵气,表演放得开。她也很勇敢,有些男孩子性格。我要拍个跳江的镜头,她不会游泳,我想给她安排个替身,她却坚持要自己来。我怕出意外,还是安排两个人在水下等着,李玲玉一跳进水,他们就立刻把她救起。当我问到谁愿意到水下救她时,自告奋勇者竟有十几个!我安排了三个人到水下去。随着一声“开始!”李玲玉纵身一跳,但她还没有完全落进水里,那几个“勇士”的胳膊就都伸到镜头里了!这不是帮倒忙吗?只好让李玲玉换了衣服再跳一次……

 

刘晓庆落选“白骨精”

 

《西游记》里女妖精很多,其中为白骨精选角色最让我头疼。我要求白骨精外表美丽,又有女王的魅力,只是内心阴险。可我看中的女演员一听说是让她演白骨精,都不愿意接受。“什么?你看我像白骨精吗?”她们生气地瞪大眼睛反问我。刘晓庆倒是愿意来,但是提出了个条件:她要一人兼演三个角色。也就是说:白骨精变的村姑、老妇都得是她。我没有同意:白骨精不能万变不离其宗。化妆不能完全改变长相,看来看去都是她,那不行。

 

 

“第四个徒弟”没有辜负众望

 

在取经路上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他是西海龙王三太子的化身,是唐僧的第四个徒弟:白马。

 

从《除妖乌鸡国》、《偷吃人参果》、《祸起观音院》,到《三打白骨精》,我们都没有一匹自己的白马。原想养马很麻烦,不如到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找马,但是这给我们增加了很大困难:例如在海南岛拍摄时,找不到白马,剧务好不容易才借到一匹很漂亮的棕色大马。美工师用大白把它浑身涂满,看上去还能凑合。但这马被刷上颜色后,猛然乱蹦乱跳起来,挣开了束缚,一直跳到水田里去!这下可糟啦,它身上的颜料一沾水,就都掉了色,成了一匹花马!而且它提高了警惕,人们休想再靠近它,根本不可能给它补颜色!我们只好给他们师徒拍个远景,走个过场算了!

 

《三打白骨精》拍完后,1983年的6、7、8三个月,我们在北京摄影棚内拍摄凌霄宝殿,蟠桃园,南天门等内景戏。9月份,我们到内蒙锡林浩特去拍孙悟空天河放马的戏。

 

使我高兴的是,这里有许多好马!里面有两匹白马,一匹最漂亮,高高大大,很有精神,一根杂毛也没有。但它的性子很烈,一般人都调教不了它。另外一匹白马是骑兵团团长的。它个子稍微小一点,样子一样漂亮,只稍稍有几根杂毛,可是脾气温顺多了。它驮着“唐僧”在马场过了好几天,我们的戏也拍完了,他们也处熟了。

 

临走前,我向马场的负责人问起可不可以把这匹马借给或者卖给我们?他们表示:按道理,军马是不能卖的,除非除了军籍!但如果我们为了拍摄需要,他们可以向领导汇报。我对他们说:马是一定要的,我会再和他们联系,请他们等我的消息。

 

回京以后,我向制片部门提出要买白马的事,没想到两个制片主任大为反对。他们提出增加一匹马会增加几十万开支——到处要用车皮,还要有专门养马的人工,会增加多少麻烦等许多理由。我则坚决要买下这匹白马。难道以前因为找不到白马而产生的麻烦还少吗?更别说白马总是变样,已经直接影响了艺术质量;再说根本不会有那么大的开销。争来争去,弄得面红耳赤,急头白脸,谁也说服不了谁!我就直接向领导打了必须买白马的报告。领导很快批准了我的申请。

 

我立刻和马场的同志联系,问问是否可以把那匹白马卖给我们,谁知他们已经把这匹马除了军籍,只等我们的消息了。只要给八百元钱就能给我们送来!没有几天,这“第四个徒弟”就到我们剧组来报到了!

 

这“第四个徒弟”没有辜负众望,它四岁就来到剧组,跟着我们转战南北,跋山涉水,一共相处了五年!这匹白马非常通人性。每当想起它来,我就像想起一位朋友。它不是一匹马,而是一个人!它是那样勤恳忠实,从不偷懒,永不背叛。它不能说话,但却可以用它的目光表达感情。它在拍摄的生活中,曾经经历过几次险情。这几次险情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中。

 

编辑邮箱:ljnjf@163.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